01

铃开始疏远我已经有五天了。

四天后铃会离开这儿。

疏远了有亲近的可能,而离开等于死亡。我把烟蒂狠狠地弹出校园的围墙。那一星火光在寒冷的夜空中划出一道耀眼的弧线,落在雪地里,奄奄一息。不知道啥牌子的,真呛人!

为了考试的事,我还和苏美丽吵了架。本来我没有机会接触“校花”。苏美丽的鞋跟在校园里一响,宿舍楼那几十个窗口笃定会伸出十几个脑袋来,还带着一阵活跃异常的口哨声。

苏美丽走路的节奏独一无二,如同充满魅惑的狐步舞。经过铃的介绍,我才在众多男生喷火的眼神中和苏美丽握了手。

02

“你好,我就是苏——美——丽——”亿锋8号

“你好,我……”

“你就是赤脚吧,铃说你英语挺好的。我和铃是老乡,到时可要照顾我一下哦!”

她把“照顾”说水莱丽,刍,小学生对联大全得异常清脆,让我想起铁匠铺里锤子落下的声音。

半天,我才想起她说的“照顾”是指第二天的六级考试。“喂!”铃推了我一把:“听见没有啊?你,你明白了没?”“安农大女教授案哦……”

03

在这所大学校园里,认识我的人都叫我赤脚。有鳍的人在女生中间游刃有余,在老师那里左右逢源。

没鳍有鞋的人至少走起路来会响亮,我连走路也不会响,所以只配叫赤脚。

铃是怎么看上我的?至今只记得有一次我很认真地问她,她才开玩笑似地说:“你,因为你是赤脚呗。”说完,笑声不止。

铃陈桥让位的名字真是和她太相配了,天生绝配。铃有铃一样清脆的声袁宝璟太惨了音,铃一样单纯的思想。一说话,总是“你,……”我尹宏宇开除注意她,正是从这一句很有特色的“你,……”开始的。

爱情的花火,在某一个瞬间被莫名地点燃。

04

伴随着六级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苏美丽沮丧地从208教室出来。很显然,我没有让她如愿以偿。

要是让那些等候在外面看着苏美丽拉长着脸从眼前飘然而过的男生们,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他们非拆了我不可。

“你,到底在搞什么啊?”是一条手机短信。铃发过来九头鸟热干面的。

“我……”

“唉…”

冷战持续了好多一匹马的派对天。我希望在去食堂的路上遇到铃。可是没有。

05

百无聊奈,百般无奈。我躲在被窝里。寒风,带着雪沫子从窗户的缝隙钻妈妈和黑人进来。打了个喷Zxzy40嚏。手指碰巧摁着手机“收件箱”上。

“愿清晨第一缕阳光为你带去温暖。”2008年9月12日5点35分。

“晚安。微笑如花,开在你的梦里。”2008年9月15日百通馨苑三区22点14分。

……

曾经的甜蜜,让我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李跃儿教育论坛感觉。

06

大概都要回家了。学生寝室楼旁“Z”字形的水泥道上,时不时传来“得啦得啦”的轮子滑过的声音。我该去帮铃拉行李箱了。

我鼓起勇气,跑下楼去。

一口气追到校门口。铃上了出租车。

“赤脚,你太老实了。苏美丽的舅舅是分管毕业生工作的。你让她六级泡汤,我就不可能留在省城了。我回东北老家实习,工作也就在老家吧。忘了我。”是铃发来的短信。

天空又下起雪……真冷!

07

好漫长好寒冷的冬天,终于挨过去了。

踏进校园,竟有一种“正伤心卡扎菲淫窟,却是旧时金湖茶餐厅相识”的感赤西仁老婆慨。

春寒料峭中,几片嫩芽探头探脑地挤出来,不知趣地点缀在青灰色的枝头。

“赤脚,等等我!”竟是苏美丽,小跑着追上来。

“陪我打网球去吧!”略带羞涩,拉起我的手!我愣住了。

这SODVR难道是梦?

路过传达室g2609,大叔递给我一封信。

赤脚:请原谅我擅自做了这个决定。我知道,不这样做,你一定不会接受的。苏美丽小我一岁。她那么美丽,可丽江金府大饭店是上苍偏偏不眷顾。医生说,她最多还有六个月……她偷偷告诉我,她真的喜欢你。因为你是赤脚。你小子,算你有艳福啦!好好陪伴她!让她走完也许是她这一辈子最美丽的一段路。否则,我不会原谅你!铃二零零九年春

“手上青春,还剩多少。思念还有,多少煎熬……”这一首《那年的情书》不知从哪里飘来。

泪水,静静地滑落,打湿了脚下的雪。

08

3年后。

桌角立着一束康乃馨。素雅,静默。奇瓦迪航海历险

“5号床的病人,今天可以办理出院手续。”护士长在门口淡淡地说。

又创造了一个奇迹。苏美丽凭着顽强的毅力,驱走了病魔。她的美丽在一年零四个月的艰苦挥剑下江南抗争中,重焕光彩。

“谢谢你,赤脚。没有你,我无法重生。”一条微信发过来。我站在K医院住院区的走廊上,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我内心的想法。

“铃更需要你。我不该那么自私。谢谢有你们相伴。今生,无悔。”

手机屏幕在我的泪水中渐渐模糊……

快客终于进站。走下车,看见铃在人群中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