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的皇室子弟,在秘密立储的皇位传承制度之下,都具备理论上继位的可能性,因此他们天生下来便存在竞争的关系。

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清代皇子兄弟之间,也由利益所驱动,互相直接形成联盟或敌对关系,其变化错综复杂。清中叶的咸丰皇帝与恭亲王这对兄弟,便是由亲友化为仇雠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在道光皇帝膝下子女中,咸丰(奕詝)和恭亲王(奕訢)二人年纪相仿,又因咸丰生母早逝,两人由恭亲王生母静妃共同抚养长大,因此二人自幼时起关系就非常亲密。

在后来两人的夺位斗争中,咸丰成功得到道光的认可,击败了恭亲王,也并未因此对弟弟进行打压,而是遵照道光遗命,敕封其为亲王,担任领班军机大臣,倚之为左右手。在这一时期,咸丰对恭亲王是真实以兄弟相待,对其给予了极大信任的。

在清代皇室子弟之间,更多的是争权夺利,甚至自相残杀,像咸丰和恭亲王如此亲密的兄弟关系并不多见。可惜兄弟两人之间的感情无法从一而终,咸丰早期对恭亲王的信任,后来演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不信任。

在咸丰末年,英法联军进犯京城,咸丰皇帝到热河逃难,命恭亲王留守与联军谈判。咸丰驻扎热河后,身体每况愈下,病危之时,恭亲王请求到热河觐见,而咸丰却强撑病体,在恭亲王的奏折批复:“相见徒增伤感,不必来觐。”往日兄弟,已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是什么让这两兄弟之间感情疏远至此呢?虽然并非直接源于明面上的争斗,但权力导致的猜忌,却是罪魁祸首。

道光皇帝临终前,在一份遗诏中,同时写上封奕詝为太子,封奕訢为恭亲王的决定,看似是对两兄弟进行平衡,但却因为恭亲王权力过大,埋下了猜忌的种子。

我们前面讲到,咸丰和恭亲王都由恭亲王的生母的静妃抚养长大,咸丰也确实对静妃如生母般侍奉。然而侍奉如生母,毕竟不是真正母子,在亲骨肉尚能自相残杀的深宫中,静妃对待亲子和养子之间还是会有偏颇。

据王闿运《祺祥故事》记载,静妃晚年卧病,有一次咸丰前往探视,静妃将其误认为恭王,对他说:“汝何尚在此?我之所有,尽与汝矣。彼性情不易知,莫惹嫌疑也。”这件事情,让咸丰皇帝意识到,自己用心侍奉的养母,并非对自己和弟弟能一视同仁。结果静妃这番避嫌的话,反而成了最大的嫌疑。

咸丰对静妃和恭亲王母子猜忌的情绪,在静妃去世后彻底爆发了出来。最初咸丰登基时,由于没有尊皇帝养母为太后的先例,因此咸丰只封静妃为太妃。静妃临终前,希望能得到太后的敕封,向亲子恭亲王说明了这番心意。

恭亲王在向咸丰转述母亲临终意愿时,咸丰一时不置可否地应了两声,恭亲王一时情急,以为这是咸丰的许可,便倚仗自己军机大臣的身份,擅自拟旨晋封了静太妃为太后。虽然恭亲王是一片孝心,但在咸丰看来,此为越权之举,因此自此以后,便疏远恭王了。

已经破裂的关系再难弥补,尽管后来咸丰再次起用恭亲王,但没有再真正信任过他。咸丰在临终前,已有许多传言说恭亲王和洋人私下达成交易,准备谋反,因此咸丰自知命不久矣后,不愿让恭亲王前来热河干预立储大事,至死不再见兄弟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