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数十年间,美债作为美元核心资产,一直是全球投资者高度青睐的投资标的,原因在于其保值性和对美元储备货币长期价值的考量。然而近年,随着全球经济格局的悄然变迁,货币格局也正发生着潜移默化地改变。美元实际的“含金量”也被许多投资者质疑,甚至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也曾表示,我认为我们最终可能会拥有美元以外的储备货币。

图片来源artsy

其实,对美元底气不足的表现还来自于美联储。我们知道,自美联储于2017年10月开启缩表以后,美联储计划到2022年将原有的近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缩减到2.2万亿美元,其中,每年减少持有2500亿美元美债。从这个角度来讲,美联储或成为美债的最大做空者,或正浮出水面。比如,仅在去年10月最后一周,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额500亿美元,下降了338亿美元 ,其中就包括美国财政部向美联储支付238亿美元的美债。

这一迹象表明,美债的投资地位或正在下降,更传递出美国经济依赖向全球兜售美债而转嫁其高企的赤字经济模式可能并不可持续了。与此同时,美国联邦的国债收入也出现了下跌的迹象。截至去年底,美国联邦长期融资债务总收入为3.33万亿美元。这一数字比一年前报告的3.344万亿美元低0.4%。虽然自从至少1970年以来,美国联邦每年收入几乎都为负数,美国经济一直处于接近于衰退的风口浪尖之上,但在2016年和2017年,这一收入是有所反弹的。而到了2018年,出现三年来的首度负增长。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认为,这只是美元和美国经济的走强或只是昙花一现,美元或面临被清算。美国联邦的“高峰收益”在下一张图表中可见,新的趋势线越来越低。

数据来源Zerohedge

但需要注意的是, 美国联邦的支出正在飙升,美国联邦在本财政年度的支出为1.09万亿美元,比上一财年的9940亿美元高出近1000亿美元。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借贷的习惯依然还在持续膨胀,截止目前,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突破22万亿美元,而美国人和家庭的债务困境也正一天天显现。

据CNBC报道,去年第四季度美国家庭债务增加320亿美元,即0.2%,达到13.54万亿美元。这比危机高峰12.68万亿美元高出869亿美元,比2013年第二季度危机后的低点高出21.4%。例如,现在有数量创纪录的美国人在通过创纪录的贷款购车。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表示,据CNBC报道 ,超过700万美国人的汽车贷款至少延期90天还款。

美国PIRG联邦消费者计划的高级主管埃德·米尔兹温斯基援引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显示说,总体而言, 汽车债务约占美国消费者债务总额的9%,高于2011年底的6%。目前处于违约状态的美国人的汽车贷款数量高于2010年,当时许多人仍在从2008年的大衰退中挣扎,这一统计数据再一次显示出美国经济可能并没有如预期的增长。美联储经济学家表示,并非所有美国人都从强劲的劳动力市场中受益。

目前,美国人的汽车债务飙升,随之而来的是那些无法支付他们账单的人。违约率伴随着汽车贷款总额大幅增加5840亿美元而急速上升。 自19年前纽约联储开始追踪以来,这是汽车债务增幅最大的一次。这些违约行为也随之而来 。 在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美国PIRG警告说,美国人正面临(债务)危机。无独有偶,美联储和美国国会预算办会室CBO也不止一次地警告称,美国经济的债务状况非常不可持续。(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