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书说到,惠岸行者随着悟空来到流沙河,唤出沙悟净。悟净畏惧悟空,推辞不愿西去。惠岸不便言及隐秘内情,只劝说他安心拜师,又命他取过九世金蝉的骷髅,用观音所赐的红葫芦结作法船,载玄奘渡了弱水。自此玄奘师徒四人并白龙马全了五行之数,合了生克之理。)

却说沙悟净皈依了玄奘,用九世金蝉的骷髅并观音菩萨的性学大师红葫芦结作一座法船,安安稳稳地渡了玄奘过河,玄奘回望骷髅寂灭,一时触动心事,似是想起前世之事,不禁痴在当地。

惠岸看出些尴尬,却是不愿多言,只收了葫芦,对玄奘道贺话别而去。玄奘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惠岸南去背影再三拜谢,又称颂了一回观音菩萨的恩德,方才命打点行李,准备上路。

八戒唤来悟净道:“沙师弟标准普尔图开口话术,这行李本是猴哥挑的,后来我拜入师门,便成了我的差事。如今有了你,咱们依次相传,今后便由你来挑担,老猪也能歇歇肩了!”说着呵呵而笑,欢喜不已。

不料悟空却把眼一瞪,呵斥道:“好呆子,你却会偷懒!放在师父师兄在此,怎么轮到你来安排差事?沙师弟本是天上侍奉玉帝的贴身重生蒙古创建西北军护将,正好教他来伺候师父起居,保卫师父安危,也免得你糊里糊涂丢三落四的照顾不好师父。你身胖力不亏,刚好干些力气活儿!这担子还是你来挑,沙师弟只牵马随行,照料好师父和白马就是了。”

沙僧本不愿挑担,见悟空如此说时,正中下怀,却是丝毫不露喜色,只点头道:“老沙听大师兄吩咐便是。”说着便扶了玄奘上马安坐。

八戒心中不忿,反问道:“猴哥安排得却好!沙师弟牵马,老猪我挑担,却不知猴哥做些什么?遮莫这一路你却是个伴游,只陪师父谈天观光?这差事却好得很!”

悟空哼了一声道:“你知道什么?老孙就是你们的开路先锋,降妖除怪身价牌 嫡珠庄唯 洋泾中学校园网,开山搭桥,都是我的差事!却不是重任在肩,干系重大?”

八戒见悟空如此说,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只得干笑道:“猴哥这差事好,没事便轻身上路,有事便打怪立功。你是大师兄,自然由你安排,只是若有功果时,也留几个给我和沙师弟过过手,也免得他日见了佛祖时,身无寸功,被佛祖骂我美丽俏佳人linda们没用哩!慈恩齿科”

悟空哪肯把功果来分,笑一笑道:“老孙要你帮手时自然叫你。只怕真遇见厉害的魔头,你又推三阻四哩!”说罢,一声呼哨,当先率路便走,悟净默默无言,牵了马随行而去。八戒无可奈何,只得把委屈藏在肚中,依旧挑了行李随后跟上。玄奘兀自神不守舍,只是默想心事,师徒四人一路无言。

却说惠岸回到落伽山,把收姜雯兮服悟净之事禀告了一遍。观音听了缤特力M155,满心欢喜道岛凉yy:“这回唐僧他们五行合体,大局已定矣!且喜玄奘渡过弱水,跳出性海流沙,修为自然更进一层,他日了悟真如,顿开尘锁,翘足可游僧卖药待也!”

其时正有文殊、普贤两位菩萨和黎山老母受邀做客落伽山,听了观音之言,二菩萨都欢喜赞叹,唯有黎山老母却只嘿嘿而笑,并无言语。观音见而怪之,笑问道:“老母对贫僧之言似是不以为然,定是另有见解,还望指教。”

黎山老母笑道:“菩萨莫怪老身唐突。唐僧取经之事我也略知一二,他们师徒五行合体,从此相融相济,自然是好事。只是那唐三藏方当壮年,虽有禅心,却是个情种,若说他渡了弱水,便是跳出流沙性海,只怕未必然也。”

观音听了,立时柳眉微蹙,当下满腹心事,默默无言。

原来这黎山老母乃是三界的一个奇人,当年道祖开辟鸿蒙未久便已参悟自然大道,修成不老之体,后值轩辕黄帝升天成仙,留下《黄帝阴符》秘文一卷,老母得而参习,修成道法。而后佛祖东来,传经数卷,老母因奇其说而爱赏之,日诵经文,竟又明心见性,了悟成佛。自此佛道兼修,三清四御视为道友,诸佛菩中胜原油萨尊为老母,九黑道冷枭的赔心交易全文免费阅读天玉皇待若上宾,飘忽三界之内,超然五行之外,游戏人生,逍遥自在。

黎山老母虽则仙界前辈,却是特立独行,行事全凭一己之好恶,往往出人意表,常自幻化身形体悟人间苦乐,或如娇媚少女,或如龙钟老妪,点化那些有道骨佛缘之人。观音知她久历人间之事,洞察人性之秘,故而听了此言,触动心中隐忧,深以为虑。

文殊菩萨怪而问道:“不知老母此言何意?观音师兄又因何忧虑?”

观音叹道:“二位师兄自幼随佛祖修行,心无微尘,灵台清明,这金身正果得来甚易,故不知凡人修行之难也。我佛家修悟,必先了却尘缘,方能明心见性。人生七苦六欲,无非物之得失,身之生死,情之幻灭,若能参透,则万事皆空,心无羁绊,自然顿悟见佛。这唐玄奘自小出家,幼经坎坷,身遭大变,手刃仇人于前,身经母难于后,是以心死如草灰,心静如止水,虽箪食瓢饮不觉其苦,皇家供奉不知其贵,如此则宠辱不惊,贵学知味网校贱不移,七苦六欲早已消其大半矣。然则其未曾经历者,情也。因其方当壮年,情欲之孽如火种藏于干柴,稍有不慎,即身陷蚊仙缘欲海薰衣草的约定,虽金刚菩梅品味加盟费多少提不能拔也,是为隐忧之大者,我亦无计可施,故而深为忧虑也。”

文殊、普贤二菩萨闻言,亦转喜为忧,均皱眉沉吟不语。

观音妙目微扫,见黎山老母神色自若,便又笑道:“今万华仙道幸而老母在此,你久历尘世,阅人无数,人情通达,必有以教我!”

黎山老母大笑道:“菩萨早已智珠在握,若有用得着老身处,但请吩咐便是!”

观音亦笑道:“老母睿智,既然已知贫僧之虑,愿求妙策!”

黎山老母略一沉吟,笑道:“此事说难就难,说易却也容易。常言缘来是爱道:‘自古情关最难过’,然则参透情关者,亦不乏其人也,无非身经男女之事,亲尝情之苦乐,便知情生无非缘起,情尽无非缘灭,即能以慧剑斩断情丝,跳出孽缘性海也。只是这玄奘乃是金蝉化身,生来便痴,若非如此,亦不能感动佛祖,收他入门也。他今逆转天使既已上路西行,哪有如此多晨光任他自行参透情孽?少不得因繁就简,以棒喝之威儆其心志,化解隐患于无形,此所谓善治者以治未病也。”

普贤菩萨听到这里,抚掌大笑道:“好计!好计!老母果然足智多谋也!”

观音寻思道:“此乃恐吓之计,未为善者也。只是果如老母所言,玄奘已是离弦之箭,哪有功夫让他自行参悟情关叶纪美子?看来只好先以阻吓行之,能保得一路无事便了。”想到此处,便合十问道:“不知老母计将安出?”

黎山老母目视三位菩萨,哈哈一笑,低声说了几句。观音听了,矜持微笑不语。文殊、普贤却拍案笑道:“好计!好计!有趣!有趣!”

黎山老母看着观音道:“菩萨以为如何?”观音方才点头笑道:“果然好计,便依老母之言行之。”

(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大圣心猿》第一百零八回:患情关观音问对策,怀不平八戒生怨心)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

【作者简介】

史马广彧,加拿大BC省中文协会会员,温哥华大华笔会会员,温哥华至善中文学校教师;微信自媒体“国学微讲堂”公众平台主讲人;著有《史马老师讲国学》系列丛书,获著名作家二月河先生作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