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祖赵匡胤为何要“杯酒释兵权”

作为大宋的开国皇帝,赵匡胤自然也要有自己的一番打算,他是如何收回兵权,让自己的江山稳固呢?方法便是上演了一出“杯酒释兵权”的好戏。

“陈桥兵变”之后,赵匡胤被属下簇拥黄袍加身,成为宋朝的开国皇帝。可是,他这个皇帝似乎当得并不开心,因为北宋刚刚建立不久,天下仍是四分五裂,民不聊生,面对这样的新政权,宋太祖赵匡胤还是十分忧心的。于是便找自己的心腹赵普前来商议,太祖问道:“自从唐朝末年以来,数十年间,帝王更换频繁,百姓生灵涂炭。我想要制止这种征战的局面,你说应该怎么办才好呢?”赵普回答道:“陛下能够事事为天下,为百姓着想,实乃是天下人的福气呀!如今连年征战,国家不安,其实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君臣的势力不等,节镇的势力太强,君权过弱。要改变这种局面,就必须要剥夺其权力,收其精兵为己所用,这样才能安抚天下。”

宋太祖在建隆二年(961年)的七月,精心设计了一场夺回兵权的酒宴。他在保和殿设宴,将手握重兵的石守信、王审琦、赵彦徽等诸将召进宫内喝酒。等大家喝到十分酣畅的时候,太祖赵匡胤忽然放下酒杯,命闲杂人等退去,推心置腹般地对众人说:“朕如果没有诸位爱卿的辅佐,就不会有今天。自朕当上皇帝之后,整日整夜地睡不安稳,忧心忡忡呀!”石守信等人听后没有明白皇上的意思,便恭敬地问道:“不知陛下有什么难事呢?”

赵匡胤长叹一声回答:“皇帝这个宝座,有多少人觊觎呀,我怎么能够睡得安稳呢?”石守信等人听后忙不迭地跪下磕头道:“陛下何出此言?现如今天命已定,而且也是民心所向,又有谁还敢有二心呢!”赵匡胤听后心里非常高兴,但还是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对众爱卿当然是非常放心的,但是,如果你们的部下贪图荣华富贵,一旦他们再将黄袍加到你们这些人中的某一个身上,就算是你们不想当这个皇帝,到那时恐怕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吧?”此时,他们才明白皇上担心的是什么问题,怕的是谋权篡位,也明白了皇上这是在暗示他们交出兵权呢。石守信等人泪流满面地磕头说道:“是臣等愚笨,没有想到这点,只恳求陛下给臣等一条出路吧!”

赵匡胤听到他们这样说了,连忙扶起众臣呈安抚状说道:“人生在世,不过百年,真如白驹过隙一般。所以何不趁现在多积累一些财富,满足自己的娱乐才是,而且也可以使自己的子孙享受到财富的眷顾。朕已经给你们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现在国家已经安定,你们自然可以放下肩上的军队重担,到封地寻个清闲的官职,在那里可以多置一些田地,为后世谋个永世的产业,朝夕饮酒欢乐,好好安享晚年。如此一来,岂不乐哉?再者,朕还想与诸位爱卿结为儿女亲家,君臣之间,两不猜疑,这样自然就可以相安无事了。”

石守信等人听了这番话之后马上叩头谢恩:“陛下能为臣等想得这样周到,真是太体谅臣下了,臣等一定不忘陛下的大恩大德!”于是君臣又开始高高兴兴地把酒言欢了,宴会进行到很晚才结束。第二天早朝的时候,石守信等人果然没有食言,纷纷称病辞职或是称自己年事已高能力有限,已经无法再带兵了,请求太祖收回兵权,解除他们统领禁军的权力。

宋太祖非常高兴,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们的请求。然后赏赐给他们大量的金银财宝,还传诏命石守信为天平节度使,高怀德为归德节度使,王审琦为忠正节度使等只有空衔而没有实权的官衔,让他们回去安享晚年。太祖皇帝还特诏石守信和高怀德在朝伴驾,但是他们仍然是没有实权的。宋太祖仅通过这样一场酒宴,就把大宋的兵权牢牢地握在了自己的手上,历史上把这一事件称为“杯酒释兵权”。

没多久,赵匡胤又故伎重演,用另一场酒宴解决了一些地方节度使手上的权力,把兵权尽收自己的手中。那些唐朝时专制一方的节度使从此成了毫无实权的空壳子,赵匡胤也削弱了藩镇叛乱的基础势力,更加巩固了自己的皇权。太祖罢镇改官之后,让大量的文官出任各州县长官,抬高了文官的地位。就这样,宋太祖没有动用一兵一卒,就变革了五代以来一直以武当政的政治局面,巩固了自己的帝位。可以说,太祖皇帝在政治上有着杰出的御人本领,他没有像历史上其他的皇上那样用屠杀功臣的方法来加强自己的皇权,这对于那个时代的武将来说可谓是一件幸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