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三桂,明末清初颇具争议的历史人物。有人说他是大清的开国柱石功臣;有人说他是明清两朝的贰臣贼子,也有人说他是断送汉文明的罪魁祸首。

无论站在哪个角度来看,吴三桂无疑是一个矛盾的整合体。明亡前夕,吴三桂以山海关总兵的身份效死力于朝廷,亲获崇祯帝赐予的尚方宝剑,而当李自成的大顺军攻破北京城蹂躏其家人时,本欲归降大顺军的吴三桂,临阵倒戈打着“复君父之仇”的旗号引满清入关,当晋升为清廷亲王,拥有开藩设府、节制云贵的至高权力后,吴三桂却举起了“兴明讨虏”的反旗与清廷混战八年。

可以说,吴三桂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这种传奇既是朝三暮四夹缝求生的小人之道,也是改变历史走向的末日流觞,更是汉民族对这种无耻至极的汉奸唾弃。

然而,抛开吴三桂甘愿认贼作父,积极充当满清先导纵兵叩关的是是非非不谈,以贰臣贼子的身份勒死前朝故主永历帝朱由榔的这笔烂账,足以让吴三桂比肩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岳飞的秦桧。

以清圣祖康熙皇帝的话来说:“吴三桂径行反叛,背累朝豢养之恩,逞一旦鸱张之势,横行凶逆,涂炭生灵,理法难容,神人共愤。”(《清圣祖实录》)。

从新主子的话里来分析,吴三桂此人显然就是个地地道道反复无常的神级“人渣”。

既然是“人渣”,那么吴三桂自献关投清初始,真的是一门心思的打算跟满清走到黑吗?显然不是。

在他投靠满清前,由于吴三桂的父亲吴襄、爱妾陈圆圆被李自成大将刘宗敏所掳,顾及到家人生命安全,吴三桂假意归降大顺,而以自己的数万关宁铁骑对抗李自成部的数十万大军老谋深算的吴三桂明白无任何胜算。

那么,怎样救下家人,又能趁着天下大乱割据一方呢?吴三桂的如意算盘是南面假意答应李自成部的和谈提议,北面却背地里遣人与多尔衮商量以黄河为界平分天下。

李自成骄傲自满一心幻想招徕吴三桂的投降,但狡诈的多尔衮却精明的多,当李自成的大顺军抵达山海关发现吴三桂诈降立即发起了猛烈的攻势,坐山观虎斗的多尔衮待吴三桂雪片般的告急文书纷沓至来时,他却以“剃发易服”彻底降清为条件将吴三桂收入囊中。

此后,满汉联军大败李自成部于一片石,吴襄被李自成乱刃分尸,吴三桂亦借助满清的势力打着“复君父之仇”的旗号挥师南下剿灭李自成残匪。

可以说至此,“君父之仇”皆已报,再打着这个旗号,加持拥有私人武装的吴三桂已经不合时宜了,而吴三桂显然没有意思到这一点,在他联合清军南下讨伐大西军的过程中,吴三桂与南明福王政权暗通款曲,甚至私密信件中表示:“不忍一矢相加遗”。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吴三桂内心深处毕竟还奉南明为正朔的,但不久清廷一纸“出镇锦州”的诏令着实让吴三桂如芒在背。

投机小人的共通特点就是善于变脸。在经历两年锦州戍边的闲职晾晒后,伪君子的吴三桂迅速变脸了,自此,再也不提什么“复君父之仇”了,而是立刻见风转舵,宣称崇祯乃“故主”,并在不同场合反复表面“矢忠新朝”的公开立场。

吴三桂这条“变色龙”前后态度180°的转变,很快,让清廷喜上眉梢,两年后,吴三桂与八旗将领李国翰联合南下灭大西、剿南明,一路上刀口嗜血杀掠无度的卖力表现让清主甚是欣慰。

可以说,黑化至此的吴三桂彻底抛弃了所谓的“复君父之仇”,更将“汉贼不两立”的民族大业抛诸脑后,什么正统不正统的,只要能得到新主子的重视,只要获得足够大的权力,一切皆是浮云。

吴三桂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在他拿出吃奶的劲儿南征北战攻城略地大肆挤压南明生存空间时,南明永历帝朱由榔迫不得已逃窜至缅甸。

但早就利令智昏的吴三桂,更是视永历帝为升官发财的头等功阶,为此,他逼迫缅王交出永历帝朱由榔,并将其押解回云南。

按道理讲,对于前朝的亡国之君,职级再高的将领也得将永历帝朱由榔押解回京交顺治帝处理,而断不可自行处置,但吴三桂却偏偏逆天而行亲自处死了永历帝朱由榔。

这就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这吴三桂与永历帝朱由榔得多大的仇恨,不经请示就妄自做主予以杀戮?

其实,拂去历史的面纱,吴三桂迫不及待的处死永历帝朱由榔,委实有着不得已的原因,但这些原因都是吴三桂的私心作怪,所谓政治投机客历来如此。

杀戮清军让吴三桂自断前程

根据《南明史》载:“少顷,三桂进见,初甚倔傲,见王长揖.王问为谁?三桂噤不敢对。再问之,遂伏地不能起,及问之数至,始称名应”。从史料的描述来看,吴三桂面对这位曾经的故主,初始傲慢无礼,当龙颜盛怒,吴三桂居然“伏地不能起”足见永历帝的天子之气。

而旁边的满人又是什么反应呢?根据《南明史》描述:“满兵中有蓝旗章京兀儿特者,见而大愤,曰:“吴三桂食明厚禄,何无毫发恩乃尔!”谓其下曰:“此真天子也,可奉之为百世功。”八旗将士拜呼万岁,争去辫为号。”

以这段文史资料作为参考,永历帝朱由榔即便沦为阶下囚时,依旧保持不卑不亢的态度,这让旁边蓝旗满洲人惊叹不已直呼:“真天子”。

不久,《南明史》记载:“统领邵尔岱牛录下蟒出洒出,纠兵官阿尔必、岳得济、苏间色、对大拜、门都海、住厄西兔等四十余人,自称平汉王,刻印缮装。乘城演剧举事,共扈上幸汉中起义,尽杀汉中大营兵。事泄,死者二千余人”。

也就是说八旗军调转枪头打算劫狱救出永历帝朱由榔,结果被吴三桂的大军全部杀光。

从字里行间我们可以分析,吴三桂作为前朝遗臣,清廷本来就对其心怀戒备,而此时,他却又杀死八旗兵两千多人,倘若将永历帝朱由榔押解回京,纵使吴三桂粉身碎骨也不足以平息满清皇帝的愤怒。

毕竟对于满清统治者来讲,吴三桂始终是外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考虑到深层次的厉害关系,无三姑火速处死永历帝朱由榔也就不足为奇了。

南明正朔影响力巨大

以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弥留之际的话来说:“明朝三百年正统,天意必不绝亡,我死,尔急归明,毋为不义”。作为毕生跟大明朝唱对台戏的农民军造反领袖,面对民族危亡的时刻,依然视明朝为正朔,足见明朝深入人心的影响力。

而当“三藩之乱”吴三桂再次借尸还魂举起“兴明讨虏”的大旗时,云南提督张国柱、贵州巡抚曹申吉、提督李本深等天下汉人尽皆反叛,土司、苗民乃至蒙古等部也纷纷吹响了反清号角。大半个中国几乎掀起了“反清复明”的新高潮。

由此可见,明朝无论是在汉族士人中的影响力,还是在少数民族中的凝聚力都有着至尊无上的地位,将代表南明正朔的永历帝朱由榔押解回京这个任务表面上看美差一件,但实则困难重重。

且不说云南到北京2100公里的直线距离,在古代交通极为落后的情况下,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休想抵达帝都,而永历帝朱由榔的巨大影响力,就促使吴三桂不得不派驻大量兵力沿途押送,否则,一旦囚徒被劫,吴三桂纵使满身是嘴也会被满清认定为“明朝余孽”。

因此,与其远距离冒险押送倒不如就地处决,如此,一则杜绝劫狱的可能,二则独占奇功,实在是一箭双雕的妙计。

邀功自重的汉奸心态

以永历帝朱由榔怒斥吴三桂的话来说:“汝非汉人乎?汝非大明臣子乎?何甘为汉奸叛国负君若此?汝自问汝之良心安在?(《南明史》),一连四问让吴三桂“伏不能起,左右扶之出,则色如死灰,汗浃背,自后不复敢见”(《南明史》)。

从永历帝朱由榔怒骂吴三桂的话语中,我们很清楚的明白,吴三桂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汉奸小人。

大凡奸佞巨滑之人,必有邀功自重的汉奸心态。而吴三桂这个明末头等大汉奸,他邀功自重的资本除了卖命地给清廷扫除盘踞在中原大地上的大顺、大西和南明等各路政权,以踩着同胞的累累白骨往上爬,最终通过弑君之举根绝“反清复明”政治遗愿,从而实现“代行沐英世守云南之先例”。

因此,弑杀永历帝早已在吴三桂的算计中,然而,康熙皇帝岂是那种“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主,待到吴三桂正式揭开了“兴明讨虏”的可笑虎皮大旗,义正言辞的指出满清“窃我先朝神器,变我中国冠裳”时,汉贼吴三桂在历史的嘲笑中暴卒于衡州。

参考资料:《南明史》、《清圣祖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