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探,红参,琪琪电影

今天,求职君要讲一个女律师如何成为面包师的故事。

许多人可能想不到,这位端着面包的面容慈祥的老太太,是纽约大学毕业的法学博士、美国传媒法领域的法律专家。

Helene Godin,在她22年法律职业生涯中,她先后任职于Moses & Singer(纽约甄璟尧最大的律所之一)、Reader’s Digest(《读者文摘》,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Audible(亚马逊旗下一家子公司,从事数字有声读物生产)、Bloomberg(彭博集团),以及开设过自己的律师事探探,红参,琪琪电影务所。

但这一切,都没有阻止Helene最终离开法律行业,转而去开了一家面包店,叫“By the Way Bakery”。

从法务总监到面包店CEO

故事要从Helene在Audible担任法务总监说起。

2008年,亚马逊收购了Audible,时任法务总监的Helene选择跳槽到乳聊吧了彭博集团,那是一个in-house的职位,即必须按时上下班。Helene在那里待了两年,努力工作,但是in-house的工作方式让她非常不喜欢。

两年后的一天,Helene对自己说,“我完了。我必须去尝试别的东西。虽然不知道要尝试什么,但是一定要去”。

因此,Helene告诉主管她要辞职。主管挽留她说,“很理解你想辞职的心情,因为我们安排给你了两人份的工作,但没想到你真的去做了……我们希望留住你,你可以告诉我们哪些客户你想保留,还有哪些工作你想做……”

挽留情真意切,但Helene知道没法回头了。在一番谈话以后,89000韩元Helene获得了4天的假期,包括两天周末。

趁这个机会,Helene尝试了一些事情,比如,她去上了一节课,一节素食烘焙培训课,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的烹饪课。课上,导师说,当下素食主义非常流行,但是更流行的是无麸质饮食(Gluten-free diet)。

正处放假期间的Helene没事干,于是去超市考察,发现确实如导师所说,超市中无麸质食品的比例正在扩大。她当即产生一个疯狂的想法,要当一名劳动妇女,开一家无麸质面包店。

家里人不赞成,说,“你完全不懂烘焙”。Helene说,没关系,我可以自学。事实上,美国大部分主流烹饪学校都没有无麸质烘氮读音焙的课程,Helene想学也无处可学,只能自学。

“像律师一样思考”,是Helene从事法律职业多年以来的收获。律师知道如何做研究,虽然Helene在烘焙方面不一定有天赋,但是她知道如何进行研究和挖掘。爱新觉罗肇珊还有,律师有一个品质,不惧怕失败。

比如,Helene钟吾乐购想开发一款巧克力饼干,尝试了52次,烤好,扔掉,再烤好,再扔掉……就像Helene的生活座右铭一样:抓住机会去尝试,如果不能成功,就再试一遍,或者再尝试其他的。调整它,改变它。

2010年5月,Helene终于辞掉了彭博的职位。正好一年以后,Helene的第一家“By the Way Bakery”面包店在纽约开张。

Helene没有聘请顾问,没有购买特许经营权,甚至没有请厨师、装饰师、包装师。这家店的厨师、装饰师、包装师都是她。Helene觉得,只有自己全身心投入进去,面包店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By the Way”面包店供应单上提供的全部25种面包,都是Helene自学烘烤出来的,进一步说,这些面包的所有元素都能体现出Helene的心思。

当初为什么选择学法?

一个崇尚自由生活的人,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学法?

Helene说,“在我看来,从医学院毕业是一种成就,比如它可以体现你有机化学的水平怎么样;而毕业于法学院,更像是一种资质”。从法学院毕业,仅仅意味着可以从事法律职业了,并不代表任何实质的成果。

Helene出生于一个律师家庭,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律师。“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只要是课程名称有‘法律’字眼的,我全都去上,比如‘历史和法律’、‘英语和法律’、‘莎27bao士比亚百灵塑身贴和重塑国魂法律’”。

此外,Helene还喜欢研究和写作。在Helene五年级的时候,总统杜鲁门去世,她跑到图书馆里,写了一篇关于杜鲁门的研究报告,把它交给了老师。Helene至今还记得,当时她找到一份《纽约时报》关于杜鲁门的报道,把照片剪下来,一并附在了研究报告中。

在法学院读书时,Helene虽然非常努力,而且又对当律师充满信仰,但是并不喜欢法学院的学习生活。她不喜欢法学院中激烈的竞争:明明大家都好不容易进入法学院,却仍然要面对激烈的竞争。

直到Helene获得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她才迅速成长起来。Helene一名法学院的朋友被美国律师行业森严的等级制度吓倒了,但是她并没有。无论遇到什么困难,Helene都会说,“公司聘用我是有原因的,我会尽我所能去工作。如果我不相信你说的话,我会告诉你我会如何处理它”。让Helene感到幸运的是,她对律师的工作内容充满兴趣。

在律所工作一段时间后,Hele综漫之旅行中的源主ne到Audible担任法务总监,这是一家上市公司。Helene一直为自己的职业而骄傲。

人生,就是一场寻找自己的旅途

彭博集团的经历,在Helene看来,是一罗广新种锦上添花的经历,就像一座华丽的大厦,非常美好,非常有影响力,可惜的是并不适合自己。

Helene认为,法律职业确实有巨大的压力,尤其是在彭博这样的企业中工作。但是如果一份工作不能提供一定程度的快乐,那就不值得了。当然,这也不意味着必须立刻停下来(quit cold tukey)。

人生,就是一场寻找自己的旅途。有找命定之爱到自己腹黑妹妹的时刻,也会有迷失自我的阶段。所以不需要着急,追随自己的内心就可以。

从彭博辞职,是因为Helene意识到,每一天都是不确定的,这才是她喜欢的生活状态。

在开面包店以后大多数时间,Helene会计划去她的原料供应基地,一个占地7200平方英尺的著名厨师开设的厨房,或者回答顾客的邮件,或者在面包店里工作。也有一些老朋友,仍然会咨询Helene法律问题,她会耐心回答种种问题。

Helene甚至还会亲自给面包店买要用的生日蜡烛,运送到面包店,因为要降低面包店的成本。即使是这类工作,Helene也很享受。

2019年,Helene的目标是扩大面包店对犹太洁食(kosher,符合犹太教教规的食物)的供应量。前几天,Helene刚刚开车去布鲁克林一个犹太洁食市场,谈妥了一项合作。

今天与生日蜡烛一起度过,明天又到了犹太洁食市场。日子总是不同的,这是Helene喜欢这种生活的原因。

总有人问,Helene有没合生元分销平台有后悔离开法律行业。

Helene还记得,“By the Way”的第一宣阳诺个大型客户是当地一家超市。他们让她设计一款面包,在超级碗星期天(Super BowlSunday,2019年2月4日)那天出售。她被安排坐在一张很小的桥牌桌前,背对着冰箱工作。

那时,Helene脑海中浮现的是,在一年半以前,她穿着名牌西装,在商务大厦45层楼的会议室举行重要会议,会议室里,可以360度欣赏纽约曼哈顿的夜景。Helene的心像一下子被冻住一般,恍同隔世。

“不能说我不想念当律师的日子。但时过境迁,我现在喜欢的是开面包店。比如,我喜欢为我的客户服务。在Audible,我曾经为一名遭受诽谤的老兵提供帮助;现在呢,我为Schwartz夫人的孙子做成年礼蛋糕。这都给我同样的满足感。

比起做面包,Hele红楼之老实人当家ne还是觉得,当律师更难一些。

“必须在一段时间内全力以赴,必须真正投入自己并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闺宁妈妈网。”Helene说,这是学习法律和做一名律师最难的一件事情,“有些事情你暂时意识不到会给你带来快乐,然后你就说,不行我要放弃了。”

还有一种情况是,许多当上了律师的人,意识不到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能够让自己快乐。有的人贷款买房买车,背负巨大的生活压力,于是选择在大律所工作,很累,也不快乐。没准适合他们的,是在小律所工作呢;对有些人来说,可能一辈子都混迹于资本市场,却意识不到开一家小型婚姻事务所是他最好的选择。

“By the Way”面包店中,Helene最喜欢的是一款“阿仁波齐椰子云蛋糕”(coconut cloud cake),在蛋糕胚中加入椰子提取物,然后用素食奶油、乳酪和糖霜填充、霜冻。就像Helene的个性一样,蛋糕吃起来温润、柔和。

法律求职原创,作者:Henrik

图片来源于网蔡萝络,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