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德的故事

清朝光绪年间,安徽桐城有个棺材铺,掌柜的名叫孟锡山。这年冬天,下了一场罕见的鹅毛大雪。夜里。孟锡山刚打烊,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孟锡山轻轻推开门,见一个长发女子蹲在屋檐下啜泣,身上只裹了条破毯子。

女子颤抖地说:“大哥,能让我借宿一晚么?我身上分文没有,实在无处安身。”孟锡山是个热心肠,这天寒地冻的,哪能让人在街上待着呀。孟锡山赶紧将女子领进门,在炉子里添了点黑炭,又给女子煮了碗面条,女子终于感觉不那么冷了。孟锡山这才发现,女子长得很清秀,身段曼妙,只是脸色有些苍白。闲聊间。孟锡山才知道女子叫紫儿。棺材铺只有一间卧室,孟锡山尴尬地说:

“紫儿姑娘,今晚你就睡我床上吧?”紫儿警惕地问:“那……那你呢?”孟锡山赶紧说:“你别误会,我睡外面。”紫儿感激地说:“大哥,谢谢你!”说罢。转身进了卧室。

第二天,孟锡山特意起了个大早。谁知他敲了半天门,里面也没人答应。孟锡山推门一看。床上竟然空无一人,那被子还是昨天的模样,似乎都没动过。孟锡山很奇怪,昨晚明明见女子进了卧室,她究竟睡哪儿了呢?女子不辞而别,孟锡山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当晚,孟锡山正在屋里喝高粱酒,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孟锡山急急地开门,紫儿竟然又来了,颤抖地说:“大哥,能再让我借宿一晚么?”孟锡山求之不得,赶紧给她添了双筷子。紫儿羞涩地说:“大哥,你真好!”孟锡山很想知道,紫儿这一天去哪里了,可是又不好意思问。

半夜里,孟锡山辗转难眠,脑海里全是紫儿俊俏的模样。转念一想,孟锡山不禁暗暗骂自己,人家孤苦无依的,又那么相信自己,怎么能动那歪脑筋呢?想着想着,他终于进入了梦乡。

清早,孟锡山又去喊紫儿吃饭,谁知卧室里又空无一人。孟锡山叹了口气,只怪自己睡得太死,紫儿又不辞而别了。正这时,门外突然有人大喊:“孟掌柜在么?”孟锡山开门一看。原来是刘府的管家。这刘府是桐城数一数二的有钱人,早就恶名远扬,谁也不敢惹。孟锡山赶紧问:“管家,有什么事么?”管家没好气地说:“废话,来这里当然是买棺材了!”说罢,他随手指了指院子里的一具薄棺材,“就要这具吧!”说罢,扔给孟锡山几文钱。孟锡山敢怒不敢言,眼睁睁地看着家丁将棺材抬走了。

那天,孟锡山坐在柜台后面,不由自主得想紫儿。他这才明白,自己已经爱上她了。可是,紫儿每次都来去匆匆,谁知道她愿不愿意呢?转眼又天黑了,孟锡山早早地打烊,满怀希望地等待紫儿回来。

终于,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孟锡山迫不及待地开门,门外竟然站着一个陌生女子,她穿得十分单薄,也许跑得太急。竟然还丢了一只鞋子。女子双手抱着肩膀。央求道:“大哥,能让我借宿一晚么?外面实在太冷了。”孟锡山有点为难,倘若是平时,他一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他只怕紫儿一会儿也来,那自己就百口莫辩了。可是。女子无家可归,总不能让她冻死在街头呀。孟锡山咬了咬牙,只好将女子领进了屋子。当晚,孟锡山又睡在了外屋。庆幸的是,紫儿一整晚都没有来。

第二天,孟锡山刚起床,就见女子正坐在屋子里缝针。院子里,孟锡山的脏衣服被洗干净晾上了。厨房里。也已经香气扑鼻。刹那间,孟锡山不禁心头一热。孟锡山自小父母早亡,从没享受过别人的照顾,他终于感觉到家里有个女人有多好。这时,女子替他补好了衣服,笑着说:“大哥,饿了吧?快吃饭。”吃晚饭,女子开始麻利地收拾碗筷,也不说走。孟锡山不好意思问,只好由她去。

就这样,女子在棺材铺住了半个月。那段日子。女子足不出户,将孟锡山照顾得十分周到。孟锡山感觉自己有点离不开她了,只是每次问她身世,她总是支支吾吾的。只说自己叫小兰。孟锡山想,也许小兰有什么难言之隐,就不再问她了。

慢慢地,孟锡山不再想紫儿了。半年后,他和小兰成了亲,两口子十分恩爱,将棺材铺经营得有声有色。

这天,孟锡山正在院子里刨木料。突然,两个衙役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将孟锡山拷走了,吓得小兰浑身颤抖。

在衙门,孟锡山焦急地问:“老爷,小人究竟犯了什么罪?”县令说:“大胆刁民,你强抢刘府的丫环小兰为妻,还敢狡辩?”随后,县令急急地宣判:“将孟锡山押入天牢,并没收全部家产!”

当晚。孟锡山在牢里痛哭不已。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吃了官司。迷迷糊糊间,突然有人婀娜地走进了牢房,哽咽地说:“大哥,你受委屈了!”孟锡山大惊,“紫儿,你怎么回来了?这半年你去了哪里?”紫儿仍旧披着那条破毯子,感动地说:“真没想到,大哥仍然挂念着我。只可惜,你我阴阳相隔,有缘却无分。放心吧。明天一早,那狗县令就会放了你,到时。你就和小兰团聚了……”说罢,紫儿深情地望了他一眼,飘身走了。孟锡山奋力伸出双手。这才发觉是南柯一梦。

第二天清早,县令果然亲自将孟锡山放了出来。临走前,县令颤抖地说:“孟公子,本府昨日多有冒犯,还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孟锡山满腹狐疑地回了家,刚走到门口。就见小兰焦急地站在门口。他忍不住冲上前去,将小兰紧紧搂在了怀里。终于。小兰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小兰9岁就卖身刘府当了丫环。那晚,刘府少爷借着酒劲想强暴小兰,小兰誓死不从,慌乱中跳河自尽。刘少爷吓坏了,赶紧派管家去买棺材。谁知晚上小兰的尸体刚放进棺材,里面就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唱戏声。那声音十分恐怖,吓得众人落荒而逃。

唱戏的就是紫儿。她算准了小兰遇险。早早地躲进了那具棺材里,结果被刘府家丁抬回了家。其实小兰并没有淹死,紫儿在棺材里拍了拍她后背,小兰吐出了堵在胸口的水,就死而复生了。众人逃走后,紫儿告诉小兰,那棺材铺的孟掌柜是个好人,可以许配终身。但是,紫儿怕孟锡山牵挂自己,不让小兰说出实情。小兰无路可走,只好半夜来敲门投宿。小兰失踪后,刘府只当闹鬼。胆战心惊地将空棺材埋下了地。

几天前。小兰忍不住上街买了点柴米油盐,不巧被刘府的管家看见,一路跟踪到了棺材铺。其实刘府少爷对棺材铺早就垂涎已久,他送了点银两给县令,结果孟锡山被打人了天牢。

当晚,刘府少爷溜进了棺材铺,想强暴小兰,突然,院子里又传出了咿咿呀呀的唱戏声。很快,紫儿从棺材里慢慢爬了出来,说道:“你竟敢强迫民女,谋财害命,拿命来……”一边说,一边悬空着向他抓去。刘府少爷被吓丢了魂,当即毙命。紫儿告诉小兰,明天孟锡山就会回来,说罢知,飘身而去。然后,紫儿又将刘府少爷毙命的景象托梦给县令。县令吓醒后,猛然看见纱帐上有血淋淋的几个字:“放了孟锡山,不然也要你的命……”县令吓得屁滚尿流,第二天立刻放了孟锡山……

孟锡山听罢,终于明白了,原来紫儿真的是女鬼。怪不得她每次都不睡床,而是睡在了院中的棺材里。可是,孟锡山又猜不透,紫儿为什么对自己这样好?既帮他找了媳妇,又在危难之时及时解救他。

这时,小兰突然说:“其实紫儿在三年前就认识你了!”孟锡山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我根本就没见过她。”小兰说:“三年前,你途经公鸡岭,是不是在荒野之中看见了一堆白骨?”孟锡山点了点头。小兰叹了口气,说:“其实那就是紫儿。紫儿生前是个歌妓,后来她喜欢上了一个书生。谁知那书生是个负心汉,不禁骗走了紫儿的毕生积蓄,还将她抛尸荒野。那天,你不忍心那堆白骨受风吹雨淋,用随身携带的破毯子盖了上去。紫儿感谢你赠衣之恩,这才前来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