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小时候家里很穷,全靠给人扛长工、打短工过日子。他结交了三个穷兄弟:张二、王三、李四。兄弟四人中朱元璋是老大,大家都叫他大哥。

这天清晨,他们在庄稼地里锄草,到了吃早饭的时候,东家送来一罐豆粥放在地头就走了。谁知等到兄弟四人锄到地头,看见一只狐狸把头伸进罐里正在吃豆粥。朱元璋挥舞锄头打狐狸,狐狸被吓跑了,瓦罐也被打破了,豆粥撒了一地。没有办法,他们三人只好把撒在地上的豆子检起来吃了。几粒豆子怎么能填饱几个人的肚子?众兄弟都说朱元璋肚肠大,争着把少得可怜的豆子让给大哥吃。朱元璋非常感动,激动地对众兄弟发下宏誓大愿:将来一定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后来,朱元璋打下了江山,在南京城当上了洪武皇帝。三位穷兄弟知道后,激动得几夜合不上眼。他们高高兴兴来到南京城,暂时住进客栈,想有机会找朱元璋弄个事儿干干。

张二自告奋勇,第一个来找朱元璋。他在午朝门外炸炸呼呼地让人向里通报:幼时的结拜兄弟前来看望大哥。张二被人领到便殿里,一见朱元璋就大呼小叫:“大哥,想当年我们兄弟在南坡锄草,饿得头晕眼花……”这话让朱元璋听了很没面子,贵为一国皇帝,咋能提起那段下贱的历史?没等张二说完,朱元璋袍袖一甩,哼了一声,手下人便把张二赶了出去。

第二天,王三说,昨天二哥去碰了一鼻子灰,一定是二哥话没有说清楚,我就不信大哥会忘了咱们兄弟的情分!说着就小心翼翼地也来到午朝门外,让人们向里通报:同乡友人前来拜见皇帝。朱元璋又在便殿里召见王三,王三陪着笑脸,恭恭敬敬地对朱元璋说:“大哥,我二哥说你忘了兄弟们,难道你真的就不记得兄弟们在南坡拣豆子的事吗?……”朱元璋听得满脸通红,浑身不自在。他把身子一扭,背朝着王三。手下人一见,也把王三赶出宫来。

第三天,李四要二位哥哥不要烦恼,说让自己再去碰碰运气。他穿戴整齐、斯斯文文地站在午朝门外,让人向里通报:从小在一起打拼的老友前来求见圣上。李四被人带进便殿见到朱元璋后,先向朱元璋行三跪九叩的大礼,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朱元璋满脸堆笑,客气地让他坐下。李四没有坐下,站在地上继续说道:“万岁爷,您可记得相当年咱们兄弟四人,南征北战、东挡西闯的事儿吗?”朱元璋又一次让他坐下,并点点头说:“愿闻其详。”

李四还是没有坐下,仍旧站着对朱元璋侃侃而谈:“想当年,咱们兄弟四人保苗王、除(锄)草王、打破罐州(粥)城,赶走胡(狐)元帅,活捉窦(豆)将军,除尽草王子孙,方得胜而归。那情景至今想起来,真是让人怀念!”

朱元璋听了心里快活得像熨斗儿烫似地哈哈大笑。他又忆起当年扛长工的苦日子,想起弟兄们对自己的好处,也记得自己当年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话,连忙让人唤来还在客店里傻等的张二、王三,设宴款待旧时的穷兄弟们。

宴席上,朱元璋推说自己才打下江山,事儿忒多,也没有顾上招呼兄弟们。现在江山已经稳固,既然弟兄们找来,就是有事求助大哥,大哥一定帮忙。

那兄弟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推我让谁都不肯先说。最后还是李四脑子活泛,他红着脸说,眼见元朝官吏凶恶腐败,不管百姓死活,自己想给老百姓办点事儿,让大哥大小随便给弄个官儿当当,也好为咱老百姓做主。朱元璋看了看李四,当即封他为七品知县。李四有点发怵地说:“我当知县镇不住人咋办?”朱元璋拿出一块大方木说:“镇不住人时,你可把方木在公案上猛地一拍,人们又惊又怕,事情就好办了。”李四求皇上给这方木起个名字,朱元璋说,就叫它惊堂木吧。李四高高兴兴地把方木揣在怀里。

问到王三,王三吭吭哧哧地说:“我想出家当和尚,走遍天下,云游四方。只是出门在外,人地生疏,引不起人们注意,吃住不方便咋办?”朱元璋笑着交给王三一样东西说,你拿上这物件儿,到有人的地方敲着,嘴里唱着:“乒乒乓、来化缘,或化米、或化面,或化银子或化钱。”云游天下时自然吃住不愁。王三问这东西叫什么名字?朱元璋说就叫它木鱼吧。王三接过木鱼,对朱元璋千恩万谢。

最后只剩下张二了,张二想了半天才说自己想当个说书卖唱的,走乡串镇,逍遥自在。就是不知道在说书时,生啥办法才能让人们打起精神?朱元璋又拿起一块小方木交给张二。张二连声说自己不当知县,不要惊堂木。朱元璋笑笑说,这不是惊堂木,是专供说书艺人用的木块,当听书的人想打瞌睡时,你用它在书案上重重一敲,人们马上就惊醒过来,因此就叫它“醒木”吧。

从此,世上就有了惊堂木、木鱼、醒木这三种皇帝钦奉的物件儿。张二、王三、李四兄弟三人高兴得不得了,当着朱元璋的面摆弄着各自的宝贝玩意儿,“啪啪啪”、“乒乒乓”、“梆梆梆”地敲个不停。

朱元璋看着弟兄们的高兴劲儿,心里也非常欢畅。他听着木头发出的震天响声,心里猛然惊醒:自己略施恩惠,就换来三位弟兄的极大欢愉,想到一开始自己对张二、王三二位兄弟的态度,心里好不是滋味。自己对李四态度为什么就转变呢?还不是李四会说好听的奉承话,听着入耳!自己贵为天子、君临天下尚且如此,更何况普天之下之的芸芸众生!他又想到当今朝中有多少巧舌如簧、善说奉承话的大臣?以后自己还能听到利国利民的真话么?

从此以后,朱元璋洗心改面、更显易辙,把别人奉承的话当成耳旁风,喜欢倾听忠言直谏。他几十年励精图治,身体力行,终于成了明朝一位大有作为的开国皇帝。

��被�����x���,动弹不得,昏迷过去。很长时间,才慢慢苏醒过来,此时四周漆黑一片,寂静无声,他浑身痛疼,如万箭穿心。想到堂堂大清国之主,竟受辱于这群贪官手下,岂不让天下人耻笑想到此不由仰天长叹:"失察啊,今朕命绝也,谁来救驾"

再说那个船夫,等众兵丁走散后,方爬上岸来。悄悄走近乾隆身边,边摇头边低声喊道:"客官,看你言谈举止不像平庸之辈,何必不识时务受苦不轻吧"随即要解开绳索,救他逃脱。

乾隆睁眼一看,认出是船夫,说道:"周围肯定官兵把守很严,我伤势如此重,即使你将我救下,可我寸步难行,不可能逃脱。"

船夫流泪道:"看你像个正直的好人,不救你于心不忍。你舍不得几两银子,才遭受皮肉之苦;我的船也要被锯成两截,以后一家老小如何生计"

乾隆安慰道:"罢了。淮安知府是我至亲,你快去击鼓报信,他定会前来救我。"

船夫听说客官和知府沾亲,还愁船没着落满口应承下来。临行前,乾隆叫他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嘱咐他此物珍重,送给知府一看就会明白一切。

船夫赶了三十多里路程,天色大亮后才来到淮安知府衙门。一阵急促的鼓声响过,几个衙役带他去见知府。他一进大堂,"扑通"跪地说:"大老爷,您的一个亲戚让我来送给您一样东西。"

知府大人接过,打开绸绫包裹一看,只见一物四四方方、金光灿烂,这不是当今皇上的金镶玉玺吗知府大人顿时脸色煞白,魂飞天外。忙喝退左右,双手高举玉玺,跪倒在地连呼"万岁!万岁!万万岁"知府早听说万岁爷和宰相刘墉又下江南,只是君臣二人行踪不定,不想已到淮安境内。今天皇上叫人送来玉玺必定是出了火急大事。他问明情由后,不敢怠慢,连忙点兵遣将,策马飞驰,前往救驾。

兵马一到板闸,就把关卡团团包围,所有官吏、兵丁,一个不漏,统统拿下。

知府见皇帝还被绑在旗杆上,连忙跪下道:"万岁,恕罪,下官救驾来迟……"

乾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知府连忙抖抖颤颤地要为乾隆解绳松绑。

乾隆大声喝道:"且慢朕有生以来,还从未有人敢替我松绑……"

知府吓慌了手脚,沉思片刻,不错啊,小小知府怎配替皇帝松绑呢一时把他难住了。急中生智,有了,知府赶紧叫人先把旗杆锯断,再从上面拔出,绳索一松就自行脱落下来了。他立即跪倒在皇帝面前,叩头似鸡啄米:"下官死罪,死罪"

乾隆皇帝立刻传令,将关卡上贪官污吏、恶毒兵丁统统斩首。知府救驾有功,死罪可免;失职失察,活罪不赦,革职充军。板闸水驿总管胡见学民愤巨大,押京交刑部审处,取缔运河水域所有关卡。赔偿船夫大船一条,赏赐黄金十两。众百姓叩头谢恩,山呼万岁圣明。

很快查明胡见学劣迹斑斑,利用职权巧立名目,搜刮民财百万两,另有行贿受贿罪恶若干,立斩于菜市口。

百姓闻之,拍手称快,奔走相告。戏谑:见学毒似蝎,见钱不认爹,见天敢咬天,见学终见血。

从此,运河南来北往船只畅通无阻,一派百舸争流繁忙景象。百姓都说,要不是皇上挨打,他还不会办这桩好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