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至咸丰初年,广东成了大清朝最让人操心的地方,总督、巡抚换了一茬接一茬,局面却依然混乱难以控制。在此期间,出了一个被誉为“海上苏武”的总督——叶名琛。时人写下这样一段话加以嘲讽:不战不合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相互度量,疆臣抱负,古之所无,今之罕有。

叶名琛,湖北汉阳人,道光年间进士,累迁广东布政使。《南京条约》签订后,英国人要求进入广州城,清廷以民情激愤为由,请缓两年入城。道光二十八年,两年届满,英方重提入城要求,这时叶名琛升任广东巡抚,协助两广总督徐广缙与英方交涉,拒绝其入城要求。

因当时英军兵力不足,便暂不强求。清廷认为这是一次外交胜利,对广东地方官大加褒奖,授徐广缙子爵,叶名琛男爵。咸丰二年,徐调任湖广总督,叶升任两广总督。

咸丰六年,英、法、美三国向叶名琛提出修改条约的要求,叶以傲慢不妥协的态度,断然拒绝,他以为会和上次一样,只要坚持不答应,洋人便无可奈何。不料,这一次侵略者早已做好准备,决心再次打开中国大门,他们以“亚罗号事件”为借口大做文章,不久发起进攻。

当时的叶名琛正在校场举行武举人考试骑马射箭,有人来报英军已攻占流沙炮台。在场文武官员颇为震惊,深感事态严重。唯独叶名琛若无其事,笑着说:“没事,到天晚了,他们自然就走了。”然后命令水师偃旗息鼓,不许出战。

因守军不抵抗,次日英军便占领了凤凰炮台,又次日攻占了海珠炮台,叶名琛听任英军攻打,下令不准抵抗。广州知府吴昌寿再三请兵,叶名琛坚持不许。不久,英国集中炮火攻击总督署,下属官员冒着炮火请他暂避他处,这时叶名琛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大堂上专心阅读,不为所动,笑着叫他们回去。后来,炮火已打坏了西厅等处,司道各官坚持请他避开,他才勉强同意,迁往巡抚衙门。不过这一次叶名琛还算侥幸,英国因后勤准备不足,暂时撤军。

咸丰七年,英国派额尔金勋爵到香港,会同法国的格罗男爵,各以其本国全权代表的名义,向叶名琛提出,要与他直接谈判,要求得到香港附近的领土和赔款。叶名琛又以轻蔑的语气予以拒绝,对方发出最后通牒,声称如不答应便炮轰广州城。

局势危机,战事一触即发,英法两国军舰陆续开入珠江。叶名琛仍镇定自如,司道官员感到疑惑,问其原因。他说:“洋人黔驴技穷,只是作出打仗的姿态来吓唬我们而已。”众官员提醒说:“即使无事,也不能没有准备。”他们请求增兵布防,加固炮台,均被叶名琛拒绝。

十月十三日,英法联军大举进攻,炮击总督署,叶名琛逃往粤华书院。千总邓安邦率兵勇千人血战,因无援而败。十四日,广州城失陷。英法联军到处搜捕叶名琛,几天后被英军俘获,成为英国人的阶下囚,这就是他不抵抗的下场。

咸丰八年正月初三,叶名琛从广州被解往香港,随行的有家人许庆、胡福,及巡捕把总兰镔。他得知将被解外国外,次日便命兰镔替他准备衣物,做了周全的准备。在香港的几天中,叶名琛应洋人的要求,每天给他们写诗作画,随从的人劝他不要题写自己的名字,他便在落款处写下了“海上苏武”四个字。

叶名琛身为两广总督,面对强敌侵略不备战,不抵抗,任凭敌人蹂躏祖国领土,致使广州陷落,造成割地赔款等严重后果,是人人唾骂的千古罪人。他因被俘,由海上掳往国外,而恬不知耻地自比民族英雄苏武,其实他和苏武毫无共同之处。咸丰九年,叶名琛病死异国他乡,遗体最终被送回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