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早该火了!

这个贺岁档里,细心的观众可能看到雷佳音的几个客串就笑了,沉迷游戏的黑市商人、片儿警,这个人似乎有一种让人看到就开心的特质。

雷佳音

一贯爱耍宝的雷佳音,观众缘特别好,不仅是因为他戏演的扎实,还因为他的幽默和真实,粉丝称他是“被演戏耽误了的段子手”。

他说,来到这个世上我们就是来吃苦的,你不能总抱怨,你得自己找乐。

片场,他和工作人员打成一片,从不端着明星的架子。

在社交媒体上他很活跃,给自己贴标签:“原上金城武”“鞍山河正宇”,粉丝则调侃他是“雷大头”,“头围”这个词出现频次依旧很高。

总是碰瓷刘昊然,惹得本尊发起回应:“哥呀,你别再说咱两长得像了。”

雷佳音身上有一股特别的烟火气,虽然世俗,却又亲切可爱,连合作过的宁浩导演都说他“特别不像演员” 。

作为演员,雷佳音并不愿意在这条耍宝逗乐的路上走得过远,所以,一方面,他的确下定决心“越红越好”,手机壳上都写着“我不能再低调了”,另一方面,他又几乎拒绝了所有的真人秀。

但当他谈起表演,你会意识到,在上海话剧舞台浸淫多年的雷佳音,是位挺严肃的演员。

初中时的雷佳音成绩不好选择了辍学,妈妈让他去报考模特,将来开服装店,还能给自己当模特。

面试之后,他和陪考的爸爸说,自己的表现并不是很如意。

这时,站在一旁的男人问:“这孩子是谁家的,跟我去面试吧。”

雷佳音那一刻并不知道,他竟然遇上了改变自己一生的贵人——吕晓禾(曾在《高山下的花环》饰演梁三喜)。

对雷佳音来说,话剧是自己的第一个起点。进入上海话剧中心后,雷佳音一部戏都没接,专心出演话剧,他认为自己要等到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才有能力在荧幕上露脸,这一等就是两年。

那时候,他天天和郭京飞混在一起,看西方戏剧理论方面的书,也会对话剧表演产生自己的认知。

那时候,为了用自己理解的表演方式去诠释话剧,雷佳音选择了自由度更大的即兴创作,那个时候领悟到的东西,对雷佳音非常重要。

他把即兴创作的状态,一直延续到了《黄金大劫案》的拍摄当中,电影上映之后,雷佳音一炮成名。

可能直到遇见鬼才导演宁浩,雷佳音才感受到即兴表演的最高境界。

小东北的父亲死亡的那场戏,宁浩觉得剧本的写法太常规了,他们在现场重新架构情节,单单这一场哭戏,就让雷佳音演了20遍。

在业内 ,宁浩在锤炼演员方面是出了名的严格。雷佳音自身也肯吃苦、下狠劲儿,虽然平时个性懒散,但到了关键时刻,他知道自己应该拼尽全力,倾其所有完成角色。

电影中,小东北要经历三次濒死,其中有一次是中枪跌入水中,雷佳音被拴上绳子丢到水里,自己去感受濒死的状态。“我这么多年的舞台表演技术,不断击碎重组,宁浩导演授之以渔,教会了我方法。”

“小东北”让雷佳音重获新生,在11届长春电影节上,“八线演员”雷佳音打败了实力派刘青云、陈坤等演员,摘得了最佳男演员的桂冠。

受到业界认可的同时,资源也递到了他手中。一开始的一两年,四面八方涌来的信息让他有点手足无措。

加上找到他的好电影寥寥无几,对他来说,拍电影是一件需要严肃对待的事情,因此雷佳音拒绝了很多机会。

这一等又等了五年,错过了“小东北”的红利期。因为生活所迫,雷佳音接过育儿戏的男一号,还在各种影视剧中默默当绿叶。

2017年,是雷佳音的“井喷”之年。

《白鹿原》里的鹿兆鹏,《我的前半生》里的陈俊生,以及电影《绣春刀2》里的裴纶,虽然都不是以主角的形式出演,但因为表演的突出,获得了不同程度的关注。

对雷佳音来说,《白鹿原》称得上是一部非常有意义的作品。在山上拍戏将近一年的时间,用何冰的话说,“雷佳音奔着好去”打磨演技。

在其他戏中,雷佳音大可以当主角,获得更多的曝光,而不是深居山中,与世隔绝。“他要奔向一个大的戏,跟我们这些老帮菜们在一起。”

鹿兆鹏、“前夫哥”、裴纶,这三种类型的角色,让他的戏路不断放宽,不再局限于业内人士的认可,观众也普遍意识到,雷佳音的实力,放在张嘉译、何冰这样的“老戏骨”面前也不容小觑。

雷佳音的魅力就像一个谜,他说:“我就是一个正常的、芸芸众生的一个人,但谁也不可以抵抗我有魅力,谁也不可阻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