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我方特邀作者正义必胜

一:天降后金的“大礼包”

1633年,位于镇江(明代地名,今丹东市境内)附近的鸭绿江岸,一队后金兵马正在这里严阵以待。其带队的将领也非同一般,分别是济尔哈朗、阿济格和杜度,对历史有所了解的人,想必都知道他们在后金政权中的地位。

但他们在此地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接应一支渡海而来企图归顺后金的明朝叛军。这支叛军由汉将孔有德统率,被驱逐出山东后在海上辗转了几个月,一路上被明朝和他的藩属国朝鲜围追堵截,但最终还是成功来到了辽东,并流窜到了鸭绿江畔。叛军的船只靠岸后,追击的明朝联军也很快赶到,但他们看到后金的军阵时,终究不敢靠近,撤兵而归,这场对叛军的追击,终究以失败告终。

是什么原因,令明朝联军对这支叛军穷追不舍?又是什么原因,令后金对这支叛军的归附如此重视,要出动三名后金重臣率军前来接应?答案很简单,因为这支叛军是洗劫了明朝在山东地区的重要军事基地登州,携带了大量的先进火器和铸炮工匠、炮手等重要技术人员。无论是先进的火器还是擅长制造和使用火器的技术人员,都是此时的后金所亟需的。

换句话说,这支仓皇逃来的明朝叛军,简直就是一件“砸”中后金的大礼包。

那么,为何这支叛军能够携带如此多的精锐火器和技术人员投奔后金呢?这就要从头讲起了。

二:大明军工拳头

这支叛军的故事,要从明朝北方一个军事重镇说起:登州。

登州,位于今天的山东省蓬莱市,是山东最北端的港口,更是历朝历代的兵家重地。当1619年,后金崛起于辽东后,作为辽东防务支撑点的登州,更有一个关乎明朝扭转战局的重大使命:为大明朝引进生产西方火器,升级为明朝北方最重要的火器军工基地。

那为什么有着“火器始祖”地位的中国,却要请洋人来教中国人如何造炮、用炮呢?因为此时的中国火器存在着一个比较严重的短板——射程偏短、穿透力不够。

明朝的火器装备,大多是为了对付北方游牧骑兵而设计,追求的是面杀伤和方便装填。待到努尔哈赤在辽东扯旗造反后,手持这类火器的明军,却在战场上吃了血亏。努尔哈赤八旗军的重甲盾车,足以抵挡明军火器的射击。而且熟悉明军战法的他们,本身也积极学习明军火器,手握强悍的火器部队。如此局面,自然叫明军一次次惨败,野战状况惨不忍睹。

那这难题怎么破?很多有识之士,也找到了一个靠谱办法:造西方的重型火炮。

与明朝的发展方向不同,由于当时的欧洲人,忙着攻城航海抢殖民地,所以作为“大杀器”的火炮,追求的主要是射程和杀伤力。尤天启六年时,明军在宁远大战里,就利用高价买来的欧洲“红夷大炮”,打得后金大军仓皇撤退。这款长三米以上拥有厚炮管的大杀器,从此在明朝一战成名。到了崇祯年间时,徐光启等名臣们更下了决心:买不如造,就在登州造!

于是,自崇祯皇帝登基起,这场由徐光启的爱徒,登莱巡抚孙元化主持的“产业项目”,就在登州火热铺开。明朝各地征集的能工巧匠,还有来自葡萄牙的军官匠师云集登州。经过集思广益研发,不但迅速把中国先进的复合炮管生产技术,与欧洲强大重炮设计完美融合,批量生产出“铁芯铜体”的“中国版红夷炮”,取得世界火器史的重大突破。更打造出一支装备精良的火器部队。一只全新的拳头,就这样在登州悄然攥紧,即将向后金强敌打出。

明朝军事一场重要变革,甚至明朝军队的焕然重振,似乎已近在眼前。但紧接着,一场突然的变故,却叫这一切陡然转向,起因,居然只是为一只鸡?

三:一只鸡毁掉大明朝的希望

公元1631年,明朝与后金爆发大凌河战役。前线打的一锅粥,登莱巡抚孙元化也受命支援,派出了孔有德和李应元率领的千人部队。但这支虎狼之师从登州出发,走到吴桥县时就断了粮。饿急了的士兵们,竟顺手抓了当地王家大户人家养的鸡充饥。不料就是这只鸡,成了大乱的导火索。

明末的地方大户,本就是权力熏天的角色。这个被偷了鸡的王家大户,更是其中狠角色:户主王象春,不止曾在朝中为官,更是明朝文学大家。其堂兄更是太子太师王象乾。另外还有王象坤、王象斗、王象晋、王象节等王家兄弟更是身居要职,堪称北方官宦名门。偷了这家人的鸡,当然好似捅了马蜂窝,连王家的仆人都牛气哄哄,直接跑到孔有德军营大闹,逼着孔有德把偷鸡的士兵“穿箭游营”,这才满意而去。

王家满意了,但士兵们却炸锅了,这些士兵大多是来自东江镇的溃兵,多年来本就受尽颠沛羞辱,这次为国出征,却是先饿肚子再游街,哪里还能忍得了!愤怒的士兵冲进王家宅院,杀了王家嚣张的仆人。仓皇逃走的王象春儿子连忙四处活动,非要叫孔有德等人好看。眼看惹下如此大祸,这支明军的副将李应元干脆把牙一咬,竟先偷绑了孔有德,又在演武场上一顿煽动,逼着孔有德也把心一横:事已至此,反他娘的!

对明末的历史走向产生极大影响的“吴桥兵变”(又称“登莱兵变”)爆发了。

但这个时候,别看孔有德扯了反旗,但他麾下不到千人。只要明王朝果断调兵处置,短时间就能把动乱抹平。但万没想到,接下来不停给这伙叛军送“神助攻”的,正是朝中各级“精明”官员们。

先是山东巡抚余大成,本来叛乱发生时,山东巡按王道纯第一时间就向他奏报。没想到这位“有清执名”的巡抚,却是死活不信,那孔有德的老上级,登莱巡抚孙元化呢?这位明末顶级军工学家,反应却比余大成还可笑,闻讯后连呼孔有德只是一时糊涂,极力主张招抚。他说要“招抚”,孔有德也顺杆爬,一边假意应承孙元化,一边加速朝登州奔。

更傻的是,为了让孔有德受“招抚”,孙元化还命令沿途明军不得攻击孔有德。于是毫无掣肘的孔有德,轻松就杀到登州城下,然后勾结登州城内的守军发起袭击,轻松就把正做“招抚梦”的孙元化抓了俘虏。以这兵不血刃的方式,把重兵坚城的登州据为己有。

可笑的是,到了这个时候,明朝君臣还继续做“招抚梦”,又强令新任登莱巡抚谢琏和莱州知县朱万年去招抚叛军,结果叛军故技重施,先骗来谢琏和朱万年二人,然后突然翻脸扣留二人,虽然莱州城因为守御有方没有陷落,但朱万年、谢琏二人先后被叛军杀害。至此,明廷的“招抚之计”彻底宣布破产。其实,早在事前就不断有人指出,叛军“无日不以抚愚我,我无日不以抚自愚”,可叹当时朝中的主事者,按说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杰,结果竟然被一群他们平日里最鄙视的丘八耍得团团转!

直到此时,明王朝才明白事情严重,赶紧调集重兵平叛。可此时盘踞登州的叛军,拥有上万精兵和三百多门西式火炮,哪有这么好打?明王朝以朱大典为山东巡抚,集结北方数万精兵,很拼硬打了三个多月,才打的孔有德等人狼狈逃走。但登州城所有的工匠与火器,这些明朝军工研发的宝贵人才与心血成果,也全数被叛军打包带走。然后走投无路的孔有德们,带着这份“厚礼”,毫无压力投奔了后金,于是便发生了本文之首的这一幕。

这些被叛军带去的工匠与火器,给此时的后金八旗送了大礼,这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复合炮管造重炮”技术,从此被后金掌握。原本就野战强悍的八旗军,迅速以孔有德的叛军为班底,组成了强大的炮兵部队,成了接下来清军入关攻城拔寨的利器。

白送大礼的明王朝呢?事后恼怒不已的崇祯帝,一怒杀掉了孙元化。而这位明末最杰出军工专家的死,也叫明末的火炮升级,就此成了泡影。“一只鸡灭亡明朝”的闹剧,惹得后世不停叹息。但这事只能怪“偷鸡风波”?从开始到结束,从中央到地方官,明王朝的表现,都是一蠢到底。这样一个行政水平已严重底下的王朝,莫说“复合炮管造重炮”技术,就算拥有现代化武器,恐怕也是难救。

因为病根,就不是装备的事儿。

一件元朝自己扔掉的宝贝,却造福了明朝开国六十年

同是洗雪国耻,为何汉朝用了七十年,唐朝只要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