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去泰国旅游回来之十不该歪唱后,一直没有好好对这次出行认真地回顾一番,一来是因为接近年关的工作比较忙,二来是因为网操这次旅游实在没有可以拿出细细品味的经历。

说是旅游而不是旅行,主要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去泰国,没有经验,所以跟团报了旅行社,除了最后一天的购物站,导游大哥恨不得全天都把我们扔进购物店不买东西不让出来,其他时间段的行程都有些赶,一路走马观花过来,虽然酒店标准还可以,却从来没有机会在酒店好好休整一下,每天都是半夜回到酒店,第二天天不亮就整队出发了,确实没有旅行休闲的感觉,回家之后,我们频频顿足悔恨,发誓下次出门一定要选择自由行。

第一天坐飞机到泰国廊曼机场,下午三点多到新郑机场,六点半起飞出发,落地之后已经是当地时间的十点多了,等大巴车过来接我们送到酒店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就要集合美女写出发,所以疲惫的我们,在舟车劳顿之,又体验了一个多小时靠左行驶的建设在城市中的高速之后,回到酒店已经筋疲力尽,便直接入睡了。

第二天上午在导游的带领下去到了曼谷最著名的景点——大皇宫、玉佛寺以及周边的一些没太记住名字的寺庙。从大门进去开始,就仿佛进了闹市区,人声鼎沸,到处都能听到中文。在著名经典玉佛寺的门前,人多到几乎难以喘息,完全可以用“摩肩接踵”来形容当时的情形了,我站在人流中,被后面的游客推搡着进入玉佛寺的大殿,看到本地的人在诵经祈福,碧绿的玉佛高高地端坐在上面,几刁一妾乎接近了本就很高的屋顶,身上披挂着patpat什么意思冬天穿的黄金外衣,虽然环境嘈杂,但也会让人在看到的瞬间肃然起敬,全身由内而张智全拟任外也严肃起来了,这让我想起以前有人跟我说过,宗教最迷人的地方正是在于他们恰到好处的距离感,营造出一种与世俗毫不相关易考堂的来世感。四周的壁画用色深沉考究,讲述着佛教的故事,更为泰国佛教文化增添了几分神秘,只是不懂佛教文化的我们也只是看个热闹罢了。

可是,这一切也都只是一瞥的功夫,后面的游客会被更后面的游客驱赶着来驱赶我们,随着人流出了大殿出口的门之后,这对待宗教的严肃认真,也瞬间被扑面而来的脚臭味取代。为了表现对玉佛的尊敬,根据玉佛寺的规定,每一位游客在进殿之前都是要脱鞋的。

下午坐船游览了号称泰国第一大河的湄南河,上船之前,导游就交代清楚了,说会有船家给敬献花环,但是需要按人头给船家小费,在某个靠近皇家宅院的水域,大家也可以买面包来喂鱼,味得越多自己未来的运气就会越好,谷仓说:“泰国对待中国游客,别的没学到,倒是学会了中国式景区的精髓。”

上船之后,我朱兆德们看到所谓的花环不过是茉莉花和洋兰穿一串,然后挂在我们的脖子上,因为气温过高,当天下午就蔫了。后来当游船行至喂鱼的水域之后,船身随着河水的波浪自家必洁拖把然地荡着,在我们目力所及之处,看到垃圾成堆,大多是塑料水瓶、喝剩之后被丢弃的椰子壳、长势茂密的水草以及半大不小的死鱼,我们不知道在这巨弓守城本就污染严重的河水里再丢出些污染物能带来怎样的好运气。

在色情文化之都芭提雅,按照行程少不了要看人妖表演,我们成群结队地走进芭提雅很多个人妖表演秀场中的一个,因为座位比较靠后,看不清楚演员的面部表情,只能远远地从他们的体态和身形中判断他们表演的好坏,整个秀下来大概有两个多小时,全部看完却并没有觉得漫长无聊,甚至在表演一开始,泪点极低的我竟然就被感动哭了,可能是发现世界上有人比女人还要努力地活成女人的样子,大概就是“我之蜜糖避之砒霜”的感觉。而且优雅、漂亮、性感,这些词汇不应该只是用来形容女人的,仿佛在一瞬间看到了对世俗里性别定义的反叛,虽然知道充满了商业化。

表演结束之后,人妖小“姐姐”衣着暴露地团站在秀场门口的喷泉广场上,等待游客前来主动合影,并赚取一定金额的小费。当有机会近距离观察他们的时候,先前观看表演带来的感动荡然无存。明显大一号的骨骼、精心北田优步动过刀的脸颊、灯光下略显惨白的厚重妆容,这种精心的、刻意的、经过修饰后的努力究竟是多少因为利益或者生存,又还能剩下多少是因为热爱呢?只见好多游客都在拍照,却没有上前合影,站最中间的人妖小姐姐瞬间变脸,一只手挡住前面大哥的手机摄像头,另外一只手努力比划着,用可能会的唯一一句中文说:“40宁国伯爵王朝大酒店泰铢”。真是美好的资本主义社会呀。

在行程中的某一天,我们去到了东芭乐园,据说那里可以免费吃热带水果大餐吃到撑,而且还赠送了骑大象的项目,吃水果的时候我们大快朵颐,大概把一年份的榴莲都吃了,但是吃完之后,安排骑大象的项目时,我们婉拒了这一项体验,我是因为实在是有些害怕,而谷仓却是因为之前看过大象训化相关的介绍,觉得实在是太残忍了。整个旅行团除了我们两个,每个人都去享受十分钟的骑行之旅了,我们和导游坐在乐园的门口休息区相只要你姜宁对无言,看着来往的游客进进出出,无不洋溢着欢笑。就像在沙美岛上,当其他团员都兴高采烈地去报名潜水时,我们却宁愿喝着椰子水,躺在沙滩上晒了一上午太阳,估计没有导游会喜欢我们这样的游客吧。

从第一海特生物中签号天起,导游就介绍说,泰国是一个全民信佛的国家,路安鼓书国家规定是不能捕杀肯切地流浪狗的,而且每一家都会把给流浪狗喂食当作积德行善,所以泰国的各地都会见到很多流浪狗,而且寺庙最多,因为他们喜欢跟着僧侣出去化缘,不用担心会饿着肚子。听了介绍之后,所到之处,我都会留意周围的流浪狗,包括后来我们在海边野餐的时候。在从芭提亚回曼谷的高速路上阴塞,大巴车开的飞快,匆匆掠过路边的景致豆腐的做法,脚本,网线接法,我看到在一片茫茫的草原上,躺着一只死去的流浪狗,眼睛紧闭,毛色暗淡,看样子在日照中曝晒有你的城市下雨也美丽了好久,我赶紧把目光收回来,假装没有看见,转向了道路的另一边。

而在道路的另一侧,是某场战争遗留下来的战机,好像是作为一个展示品履行着它最后的职责,硕大的机翼翘在机体两边,远远望去仿佛文嘉煊像是一只离群的大鸟。风吹日晒之下,机身原本鲜艳的黄色看起来有些褪色,战机编号也斑驳了几个数字,时间借着铁锈逐渐侵蚀着它的身体,和对面的流浪狗遥相呼应。

本文转自个人微信公众号:周笔记 ID:zhoubiji